天籟小說 > 都市小說 > 點道為止 > 第164章 大賽開始 是龍是蟲此一舉
    蘇劫雖然沒有見過柳龍真人,但看過很多次視頻,又用智能模塊模擬和自己的對戰,可謂是知己知彼。
    現在真人出現在賽場中,看起來很普通,不高不矮,不胖不瘦,不偏不倚,四平八穩。
    如果用一個字來形容柳龍,那就是穩。
    穩得可怕。
    穩得八風不動。
    柳龍回答了一些采訪,就坐到了指定的參賽位置上,等待排號,神態輕松,沒有任何壓力,一看便知是經常比賽,這種場合對于他來說和吃便飯一樣的休閑。
    在他坐下之后,還不停的有記者圍著他采訪,拍攝。
    直到現場的工作人員來勸阻,那些記者才依依不舍的離開。
    但沒有記者來采訪蘇劫的點道武術。
    對外界新聞媒體來說,他們根本不懂功夫,也不懂搏擊圈子,自然看不出來誰的功夫高低,甚至他們都不知道誰是誰。
    “幾乎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很緊張啊。”蘇劫環繞四周,看了幾眼,很快的把握住了許多選手的心態。
    這次他如果要奪冠,有兩個攔路虎,一是風恒益,二是柳龍。
    他也有可能和張晉川遇上,但在他內心深處,其實已經知道了張晉川的底細,自己和他交手,還是有七八成把握戰勝的。
    畢竟,他從戰亂之地回來,到現在,經過了數次領悟和提升,已經絕非當日那個小子了。
    “我對上柳龍,劣勢很大。第一劣勢就是經驗劣勢,他的擂臺經驗比我豐富很多。第二劣勢是時間劣勢,我無論如何,學習功夫也就是一年多時間,而他已經有了二十年,有些東西就是要靠時間來熬,沒有捷徑可言。但我也有優勢,優勢一,比他年輕十歲,初生牛犢不怕虎。第二,他在明,我在暗。他不知道我是什么人,但我經常觀摩他的對戰,他的風格都完全了解。第三,他有第一光環,不能輸,而我沒有什么名氣,輸給了他不丟人,可以盡情發揮實力,他多多少少有一些心理負擔。第四,他訓練的時間雖然長,可訓練的質量不如我,他早年時候的教練雖然也是國家級的,可和‘造神者’歐得利的水平無法相提并論 ,這也是我的優勢之所在。”
    蘇劫的腦海之中,立刻就在對比優劣。
    “至于風恒益,他的資料太少,我到現在為止,也就只和他對戰過一次,被兩拳秒殺,根本看不出來什么。”蘇劫再分析風恒益:“他等于是在娘胎中就開始胎教練功,時間上來說,我根本不能夠和他比,經驗也遠遠不如他。我是歐得利訓練出來的,但他在提豐訓練營中呆的時間比我長很多,教練上我也不占優勢。至于心態上.......這個人表面上和普通人沒有什么兩樣,但在骨子里面好像是一頭野獸,一頭兇獸,沒有人性。所以人類的心理狀態沒有辦法套到他身上去,什么粗想、細想、非想非非想、活死人等心理狀態,也都無法衡量他。”
    在幾秒鐘的分析過程中,蘇劫發現自己對上柳龍也許有三四成的希望戰勝,但對上風恒益,希望渺茫。
     
    咚咚咚!
    就在所有選手都就座之后,現場的工作人員把記者都請到了媒體席上,和選手隔開,免得產生影響。
    巨大的體育場館中,有九個擂臺,同時進行比賽。
    這種比賽,高效率,觀眾看得過癮,在網絡直播平臺上面,瀏覽量也遠遠超過普通的拳擊格斗等比賽。
    普通拳擊賽,在觀眾看來很是乏味,兩人好像斗雞,你來我往,打個十分鐘都沒有勝負。
    現在觀眾追求的就是短平快,最好是在幾十秒內就解決戰斗,干凈利落,也符合真正的古代戰場搏殺風格。
    這也是明倫武校的小型擂臺賽在網絡上火爆的原因。
    “女士們,先生們!”這個時候,有個光頭老外出場了,他是這次昊宇杯的主持人,用英語在大聲的咆哮。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那大屏幕上面出現了許多數據。
    “昊宇厲害,連‘大嘴咖’都可以請到做主持人,這場比賽的檔次立刻提升了很多。”張晉川嘖嘖贊嘆。
    臺上的光頭老外叫做“大嘴咖”,是搏擊格斗界的著名主持人、經理人,許多賽事的投資者和運作者,尤其是在國外的圈子里面擁有巨大名氣,他以嘴巴大而著稱,在國外擁有很多粉絲,很多國際拳王比賽也是他來解說。
    “大嘴咖”在上面熱血沸騰的吹了一通,肢體語言十分豐富,哪怕是聽不懂的人,也覺得氣氛有些上頭。
    這個主持人果然有很大調動氣氛的本事。
    滴滴滴滴滴.....
    在他吹噓完畢之后,大屏幕上就顯現出來了參加比賽選手的名字。
    在那擂臺上,早就站了裁判,那是清一色的國際頂尖賽事裁判,規格之高,已經超過了國內所有賽事。
    請這些裁判都要花費不少錢。
    “輪到我了。”蘇劫看見大屏幕上有自己的名字,不由得對張晉川和張曼曼點頭,徑直走上了擂臺。
    他穿著點道武術的衣服,帶上分指手套,按照綜合格斗的規則比賽。
    這次比賽的規則不是自由搏擊,是綜合格斗,因為這種格斗時間比較快,沒有拳套的束縛適合擒拿摔法,比較適合快速解決戰斗。
    和蘇劫同時上擂臺的選手身上穿著火虎搏擊的衣服,是來自于一個叫做火虎搏擊俱樂部的職業格斗家。
    這個選手年齡不大,也就是二十三四的樣子,可氣質老練,上來之后呼吸心跳都沒有絲毫散亂,看不出緊張的情緒來。
    一般來說,在比賽的時候,哪怕是國家級職業選手,都會有緊張,或者是興奮,導致心跳呼吸不正常,腎上腺急速分泌出現異樣。
    眼前這位居然能夠控制住,倒是個厲害的角色,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對自己不熟悉,認為自己只是個不知名的小角色而已,導致對方心態輕松。
    蘇劫因為華興的運營,在圈子內的名聲還不錯,連譚大世都知道自己。可功夫圈、搏擊格斗圈子里面也有很多不認識他的,圈子不大,但很深。蘇劫粗略估計,搏擊格斗圈也只有很小一部分看過自己擊敗周春的小視頻。
    眼前的這個選手,肯定沒有看過。
    “心不在焉可不是什么好現象。”這位“火虎搏擊”的選手看著蘇劫明顯走神,嘴角出現了笑容,仿佛自己已經拿下來了第一場。
    “開始!”
    老外裁判是個撲克臉,并沒有理會蘇劫兩人的心態和表情,只是按照規則,直接下令。
    唰!
    蘇劫動了。
    一個繞身,鉆到這個“火虎搏擊”俱樂部選手的背后,抱住他的腰,直接抬起來,往下一摔。
    這選手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,就憋氣過去,被裁判喊了十聲之后,還沒有起來,直接判負。
    蘇劫在他身上按摩了兩下,這位火虎搏擊的選手才清醒過來,第一句話就問:“究竟發生了什么事?我在哪里?”
    人在受到巨大沖擊以致昏倒后,會出現短暫的失憶狀況。
    幾秒鐘后,他看清了周圍的事物才明白發生了什么,他被蘇劫拿背抱摔秒殺了。
    “漂亮。”等蘇劫下臺,張晉川豎起大拇指:“你的摔法竟然這么精湛,看來最近又有所領悟,我如果對上你,恐怕還要較量下才能夠分出勝負來。”
    “希望不要遇到,不然我們團隊就太吃虧了。”蘇劫之所以用摔法,一來是不想讓人看出來自己的殺手锏是“鋤镢頭”,二來是想驗證下“根”的理論,做到柔道中的“空氣摔”,也就是傳統武術之中被認為騙術的沾衣十八跌。三來,如果摔法練習好了,對于鋤镢頭的技法也是巨大進步。
    鋤镢頭這招就是撲住敵人,短兵相接,撕扯摔打,一氣呵成。
    “我去尿檢。”蘇劫和張晉川招呼了幾句,就去尿檢。
    大賽有嚴格的制度,全透明,嚴禁服用興奮劑,所以每次比賽之后,都要進行尿檢,蘇劫也不怕昊宇弄手腳。
    他在防備著,甚至有些希望昊宇做手腳,一旦做手腳被他抓住證據,便可一頓窮追猛打。
    做完尿檢,一切正常,蘇劫皺眉,知道風恒益并沒有把自己放在心上。
    第一場比賽贏了也沒有什么,這此比賽是淘汰制,沒有敗者組,只要輸掉一場就會失去機會,頭一天是激烈的淘汰賽,后面幾天才是重頭戲。
    這種比賽雖然激烈,可還是不如小型擂臺賽。
    那個賽事,和古代的打擂臺有些類似,可以連著接受挑戰,更加吸引人。
    不過,如果要辦成國際大賽,這種老玩法還是不可取。
    張晉川很快也輪到了一場,上去就是簡單漂亮的擒拿,把敵人手臂翻拿住,讓對手徹底認輸,他也是在節約體力,對付后面的苦戰。
    他渴望遇到柳龍,如果能夠擊敗此人,就會一戰成名。
    張曼曼在女子組倒是很輕松,很快就擊敗了對手。不過在女子組中,似乎也有一些高手的出現。
    畢竟,男女冠軍獎金都是一樣。
    蘇劫比完第一場賽之后,還在注意觀看,柳龍居然也上場了,對手也是個俱樂部的國家級隊員,但遇到了柳龍明顯有些虛,在兩個假動作之后,被柳龍掃到了大腿失去戰斗力。
彩票跟单大神 那个软件好 上高县| 漾濞| 额敏县| 庆云县| 从化市| 远安县| 宜都市| 松原市| 北碚区| 平度市| 田林县| 延长县| 介休市| 逊克县| 新昌县| 卓资县| 衡阳县| 宁津县| 张家港市| 梁平县| 开封县| 钟山县| 余干县| 宜兴市| 宜君县| 永康市| 固镇县| 石楼县| 治多县| 绵阳市| 准格尔旗| 基隆市| 连平县| 静安区| 上高县| 邹城市| 翼城县| 南开区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