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修真小說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三百一十三章 另辟蹊徑
    “金雷鎖元,縛!”韓立雙手一合,大聲喝道。

    只見金色高臺上頓時金紋大亮,一道小腿粗細的金色雷柱沖天而起,徑直打入上方穹頂,一片金色電光從中分裂開來。

    兩枚母豆位于金色雷柱正中,數百道電芒電弧從其上彈射而出,化作一片金色電網,將周圍散布的所有豆粒都籠罩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噼啪”之聲大響!

    電網之中,一縷縷金色電絲,就如同一根根纖細枝椏,將所有豆粒相互聯結,而母豆下方的金色雷柱就仿佛樹木主干,使得其整體看起來就像是一棵小型的金色雷樹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靈石之中流出的絲絲縷縷靈力,便隨著雷樹的主干和枝椏流淌而過,進入到了每一顆豆粒之中,使得其上銘刻的雷電紋路驟然亮起,熠熠生輝。

    看著掛滿雷樹的道兵豆粒,就仿佛掛滿了累累果實,韓立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喜色。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氣,雙手法訣再度一變,開口喝道:

    “銘雷真紋,生!”

    這一聲喝出,地面上的法陣頓時一顫,道道陣紋之上開始有不少節點處亮起點點烏光,相互連接在了一起,構成了一個古怪至極的獸形紋路。

    其形狀如牛,卻頭生龍角,從身材比例來看,體型頗巨,滾圓的腹部上長有道道古樸符文,從中傳出陣陣強烈的雷電波動。

    而令人驚奇的是,此獸身下只長著一條粗壯的獨腿,一眼掃過倒有點像一柄黑色巨錘,而其身后則還垂著一條如鞭長尾。

    事實上,此獸名為“雷夔”,乃是真仙界赫赫有名的奇異靈獸,天生便可驅使九天雷電,常以長尾敲擊自己腹部,可發出震天雷鳴,能驅散陰魂邪祟,為萬鬼懼之。

    一見此紋生成,韓立立即目光一凝,口中輕呼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他知道,煉制豆兵最關鍵的時刻來臨了。

    只見其雙手在身前相互一交錯,掐出一個新的法訣來后,嘴唇不斷開合,吟誦起咒語來。

    伴隨著陣陣吟誦之聲響起,地面上的雷夔符紋頓時烏光大作,飄升而起,穿過所有豆粒,來到了雷電光幕的穹頂之上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,雙目之中藍光更盛,眉心處道道神念所化的晶絲從中飛射而出,打入了金色雷樹之中,而雙手也在身前來回交錯,不斷在虛空中刻畫起來。

    而隨著他的動作不斷變化,那懸于金色雷樹上的所有豆粒都開始微微顫動起來,其上生有的雷電紋路周圍開始出現點點烏光,符紋銘刻正式開始了。

    法陣之外,韓立的雙手揮動速度極快,令人眼花繚亂,而法陣之內的豆粒上,那些逐漸出現的黑色紋路卻生的極其緩慢,簡直如同蝸牛爬行一般,一點點的累積而出。

    符紋銘刻最耗心神,若是其他普通真仙境修士,多半都會將所有豆粒分批進行銘刻,以此來減輕銘刻陣紋帶來的損耗。

    此種做法雖然也可,但卻有一點不利之處。

    由于不是所有豆粒都是同一批次煉制成功的,故而除了與母豆同時煉制的一批豆粒之外,其余的豆粒所化豆兵,與母豆之間的聯系就會弱上很多。

    這在平時并不會產生多大的影響,甚至驅用作戰之類的都不會有什么不虞之處,但若是像當年的黃巾豆兵一樣用來布置法陣時,就會顯現出差異來,那些豆兵的反應就會稍慢上一些。

    韓立神識之強遠超常人,故而他并沒有對這些豆粒進行分次,而是選擇一次性全部銘刻。

    時間一點點流逝,很快便過去了一個月。

    韓立全身心地投入其中,一直全神貫注地銘刻著,根本渾然不覺。

    只見其雙手從兩側推移而來,在身前正中合攏,法陣之中所有豆粒之上的雷夔符紋,也隨即完成了最后一點的銘刻,發出一片醒目黑光。

    韓立見狀,眼中藍色光芒緩緩褪去,露出一抹疲憊之色,嘴角卻掛著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只見密室之內的法陣光芒逐漸黯淡,所有金色電弧開始逐漸收攏,朝著兩顆母豆之上凝聚而去,籠罩在外面的那層雷電光幕也隨即消失。

    待所有雷電收攏之后,那棵金色雷樹也隨即消失不見,所有豆粒緩緩下落,重新飛回了金色高臺之上。

    韓立從腰間取下那只黃色葫蘆,抬手一拍底部,葫蘆口處立即亮起一道黃色光芒,一股吸引之力從中傳出,將所有豆粒全都吸納了進去。

    那兩枚母豆,他卻沒有裝入葫蘆,而是收入懷中。

    而后,他口中長長地吐出一口濁氣,取出一枚青色丹藥,吞服了下去,閉目調息起來。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赤霞峰領地內某處雪谷中,一道青光從天而降,韓立的身影憑空出現。

    其目光一掃谷內,找了一片較為開闊的平坦區域,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落地之后,他伸手摘下腰間葫蘆,口中默默吟誦一陣后,葫蘆口處立即黃光大作,一枚枚暗黃色豆粒如同落雨一般,紛紛飛射而出,朝地面落去。

    只聽陣陣如同雨打芭蕉般的爆鳴之聲不斷響起,所有落地豆粒光芒大作,瞬間化作了一個個丈許高的道兵甲士。

    其面目形狀與當年的黃巾力士多有幾分相似,身上卻多出一套甲胄,上面鐫刻有道道雷電符紋,數百人站立成一個整齊的方陣,看起來頗有威勢。

    韓立屈指一彈,一道青色劍氣飛射而出,斬在一個雷甲道兵胸口。

    一聲巨響!

    雷甲道兵被擊的倒飛了出去,狠狠砸在地面上,打出一個大坑。

    下一刻,“嗖”的一聲,那個雷甲道兵從坑中竄出,飛了回來。

    它的胸口的甲胄赫然已經被洞穿,胸膛上也被斬出一道傷痕,看起來卻沒有多深,對行動絲毫沒有影響的樣子。

    韓立見此,微微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剛剛那道劍氣他雖然只動用了差不多百分之一的神通,但一般的大乘期修士也未必承受得住,如今卻只是略微傷到這雷甲道兵,看來這道兵的防御還在他預料之上。

    韓立微一沉吟,然后心念一動,這些雷甲道兵頓時朝著谷內疾沖而去,身上甲胄浮現出金色電光,速度赫然迅疾無比,恍如一道道金色雷電,比之前的那些黃巾力士不知強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一進入山谷深處,雷甲道兵們立即兩兩一組,互相廝殺起來。

    轟隆隆的巨響傳出,仿佛無數雷電炸響,萬馬奔騰。

    整個山谷隆隆震動起來,附近山峰上的積雪解體崩塌。

    觀察過一陣之后,韓立發現在戰斗方式上,他們與黃巾力士十分相似,皆是不知退避,奮力廝殺。

    不過有些不同的是,這些雷甲道兵的恢復能力明顯要強上一些,只要沒有被徹底擊潰,一些斷臂穿胸的損傷,基本都能很快恢復原狀,讓韓立再次驚喜了一下。

    之后,韓立又控制著道兵布置了幾次法陣,效果卻并不是很理想,他心知是演練次數太少的緣故,便也沒有太過在意。

    這些道兵此刻展現出來的實力,已經讓他非常驚喜了。

    韓立隨后將所有道兵重新收起,返回了洞府。

    回到洞府之后,他走進密室,手掌一翻,掌心之中立即出現了一枚金屬圓球。

    “蟹道友……”韓立口中輕喚一聲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金球之上裂開數道深深溝壑,從中探出一道道金屬細肢,一陣金屬碰撞聲響起后,變作了一只巴掌大小的金色螃蟹。

    “韓道友喚我出來,不知所為何事?”蟹道人身子上仰看向韓立,問道。

    “也沒什么,只是前些時日我從別處得到了一套可將豆兵與傀儡相容的法陣,想要與你探討一二。”韓立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“韓道友是想用豆兵與那具仙傀儡融合嗎?恕我直言,此法對于缺失核心的仙傀儡來說,并不適用。”蟹道人聞言,當即大搖其頭道。

    “蟹道友不急蓋棺定論,且先看看這枚母豆如何?”韓立笑了笑,說道。

    其另一手掌一翻,掌心之中立即多出一枚蠶豆大小的黃色豆粒來,上面銘刻有雷夔獸紋,里面還嵌有金色電紋。

    韓立將這枚母豆捻起,放在了蟹道人身旁。

    蟹道人輕“咦”的一聲后,立即圍繞著這枚母豆轉著看了一圈,隨后抬起身子,一雙金色小眼睛盯著韓立,開口道:

    “這……竟然同時兼具有土屬性和雷屬性,你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錯,先前道友你與傀儡融合失敗,便是因為屬性不合,可如今有這枚母豆作為調劑,或許會有一絲轉機也說不定。”韓立接過話頭,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倒不失為另辟蹊徑之法……融合法陣可否讓我查看一下?”蟹道人略一沉吟,問道。

    韓立沒有說話,直接拿出那枚玉簡放了過去,蟹道人則抬起一只蟹鉗夾了上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松開蟹鉗,轉向韓立,鄭重說道:

    “韓道友,我之前的那個雷陣屬于文火慢燉,是潛移默化的水磨工夫,可這個法陣卻是烈火烹油,需要一蹴而就。一旦失敗了,這顆價值連城的母豆肯定是毀了,我和那具仙傀儡多半也要遭受損傷,你當真想好了要嘗試?”
彩票跟单大神 那个软件好 星座| 靖江市| 长子县| 宜兰市| 东乡县| 临汾市| 综艺| 柳江县| 特克斯县| 康马县| 五原县| 孝昌县| 滁州市| 双辽市| 宝山区| 随州市| 兴义市| 宁安市| 洪雅县| 永康市| 蒙山县| 呼伦贝尔市| 阿克苏市| 营口市| 威远县| 常宁市| 古交市| 兴文县| 昭平县| 福泉市| 江华| 鹿邑县| 绍兴县| 聂拉木县| 威海市| 洞头县| 房产| 雷山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