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修真小說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三百五十二章 暴露身份
    在黑色雷電大網的籠罩下,黃面中年人等四名黑風島修士奮力掙扎,但身子卻仿佛被蜘蛛網罩住的小蟲,死死沾在電網上面,無法掙脫分毫。

    光頭大漢獰笑一聲,手中虛空一點。

    頭頂的黑色大幡一漲,四道水桶粗細的耀眼雷電光柱飛射而出,一閃轟擊在了四人身上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三名合體期修士身上的護體法寶仿佛紙糊般碎裂,慘叫也沒有發出一聲,身體便化為了灰燼。

    黃面中年人雖然修為比那三人要高上些許,但也被雷電光柱直接洞穿了身體,接著“砰”的一聲,肉身被直接炸裂成了兩截。

    不過其殘軀也借此從電網上掙脫而出,陡然爆發出大片血光,包裹住兩截尸體,化為一團血光,朝著另一個方向迅疾無比的飛遁而去。

    光頭大漢雙目瞳孔一縮,單手法決一變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黑色大幡表面黑色電光一亮,陡然迎風變大,變長了千百倍,朝著血光急追而去,速度之快,幾乎瞬息間便攔截在了血光前面。

    接著黑幡迅疾無比的一個翻卷,便將血光卷住。

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大片刺目的黑色電光從幡面上浮現而出,一下子包裹住了血光。

    伴隨著一聲戛然而止的慘叫聲,那團血光直接爆裂開來,化為了灰燼。

    這一連串的過程看似復雜,實則前后不過幾個呼吸而已。

    光頭大漢單手一招,黑幡光芒一閃的恢復了先前模樣,一閃而逝的回到了其身前,同時其轉身朝著陸雨晴逃遁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這短短時間,陸雨晴即便遁速不慢,也沒能飛出多遠,但山羊胡子老者卻仍未能追上。

    光頭大漢見此,整個人驀然化為一道黑色電芒,朝著陸雨晴所遁方向急追而去。

    陸雨晴即便再快,和比其高了整整一個大境界的真仙境修士相比,還是差距極大,前后不過十幾個呼吸,黑色電光便追上了陸雨晴。

    “哼!區區一名大乘期修士,真以為能逃出本尊的手心?笑話!”黑色電光中響起一聲冷笑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只畝許大小的黑色雷電巨掌憑空從中探出,朝著陸雨晴抓下。

    巨手未至,一股可怖威壓已經席卷而下,掀起了一股狂風,陸雨晴身形在狂風中滴溜溜亂轉,竟然無法控制住身體。

    她臉上浮現出驚慌之色,手中青色羽扇光芒大放,漲大了倍許,表面根根羽毛直立,散發出一股無與倫比的威勢,狠狠朝著頭頂一扇。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一道粗大青色風柱飛射而出,這道風柱呈現出了一種實質狀,發出駭人的呼嘯之聲,更透出絲絲法則波動,竟然一下抵住了雷電巨掌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玄天之寶!”半空之中一閃現出光頭大漢的身影,面露些許驚訝,隨即冷哼一聲,一掌虛空拍出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黑色雷電巨掌陡然光芒大放,漲大了倍許,光芒中浮現出許多黑色雷電符文,也散發出一股法則之力波動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青色風柱立刻被壓垮崩潰,雷電巨掌繼續抓攝而下,下方空氣仿佛變成實質。

    陸雨晴只覺四周虛空一緊,想要再次掙扎,卻絲毫動彈不得,面上不由得露出一絲絕望。

    眼看巨掌即將落下,異變突生!

    巨掌一側的虛空中驀然間傳來一陣波動,接著一道青色影子鬼魅般一閃而逝。

    詭異的一幕出現了!

    雷電巨掌毫無征兆的突然停在了半空,然后猛地爆裂開來,化為無數雷光,四下消散開來。

    陸雨晴身體立刻恢復了自由,愕然之余,也大喜過望,身形立刻飛射而出,一閃出現在數千丈外。

    此女沒有趁機離開,一雙美眸朝著周圍掃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竟敢壞我好事!”光頭大漢一聲怒吼,眼睛朝著周圍望去。

    山羊胡子老者此刻也飛了過來,看到此前的一幕,面露驚色,急忙身形一晃的飛到了光頭大漢身旁,同樣放出神識四下掃去。

    周圍天朗氣清,沒有絲毫動靜。

    “哼!能破解我這一擊大手印,想必也是一名真仙吧!怎么,堂堂一名真仙竟如此偷偷摸摸,不敢見人嗎?”光頭大漢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無意插足黑風島和青羽島的爭斗,只是此女和我有些淵源,不知閣下能否放她一馬?”一個淡淡的聲音驀然響起,在光頭大漢二人周圍回蕩開來,卻聽不出從何處傳來的。

    “讓我放人?那得看閣下有多少斤兩!”

    光頭大漢說著,豁然轉身,看向遠處空無一人的某處地方,黑色大幡上雷光大放,一道粗大無比的雷電光柱飛射而出,打在那里。

    轟!

    大片耀眼雷光轟然爆發,引得那片虛空猛地震顫,發出天崩地裂的巨響。

    雷光很快消散,震蕩的虛空也恢復過來,但是那里仍然空無一人。

    光頭大漢一怔,臉上露出震驚之色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他耳邊忽的響起一聲輕輕嘆息,隨即呢喃般吐出兩個字:“風暴!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光頭大漢眼前景色驟然間大變,周圍海域瞬間消失,他只覺自己突然出現在了一片廣沃無比的黃色沙漠中。

    四周狂風怒吼,入目之處都是黃濛濛的一片,更有一根根粗大無比的龍卷風柱咆哮怒吼。

    光頭大漢張口結舌,不過立刻便醒悟過來。

    “幻術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“噗”的一聲輕響,一道青光從其丹田中洞穿而過,卻是一柄青色飛劍,上面釘著一個元嬰小人。

    看著小腹上的飛劍,光頭大漢雙目圓瞪,臉上全是不敢相信的表情。

    青色飛劍猛地一絞,便將元嬰攪得粉碎,然后青光一閃之下,驀然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周圍呼嘯狂風一下消散開來,重新回到了海面之上。

    而光頭大漢已經沒有了氣息,小腹上破開了一個大血洞,身上雷電光芒迅速消散,身體好像石頭般從半空朝海中落去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道銀色火焰突然出現,擊中了此人尸體。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光頭大漢的尸體立刻燃起熊熊銀色火焰,頃刻間化為了一團灰燼,飄散開來。

    山羊胡子老者臉色大變,眼中朝著周圍望去,露出恐懼之極的神情。

    能夠在瞬息間將一名真仙境修士擊殺,這意味著什么,他自然能夠猜到一些。

    “前……前輩饒命……”老者身體顫抖,撲通一聲跪了下來。

    但就在此時,一道青色劍光不知從何處浮現而出,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閃而過,繞著老者身體輕描淡寫的一轉。

    老者臉上神色瞬間凝固,接著身體驀然間浮現出幾道血痕后,四分五裂開來。

    在肉身被斬成數截的同時,其元嬰神魂盡數被劍氣攪碎,大片污血飄落,幾截殘軀撲通一聲落入海中。

    青色劍光再次一閃消失,周圍恢復了平靜,只余下海面波濤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黑風島陸雨晴,多謝前輩救命之恩,還請前輩能現身一見。”陸雨晴看著眼前這一幕,神色間還算鎮定,回過神后立刻沖著虛空處斂衽行了一禮。

    半空白云之中,韓立翻手召回一柄青竹蜂云劍,飛劍此刻也呈現出透明狀,上面吸附著兩個儲物法器和一面黑色小幡。

    他翻手將這些東西收了起來,絲毫沒有現身的意思,正要飛遁離開。

    “咦,柳大哥,是你!”陸雨晴驚喜的聲音忽的傳來。

    韓立心中一驚,身形停了下來,轉首朝著陸雨晴看了過來,面色又是微變。

    只見陸雨晴雙目浮現出一層波紋狀的詭異黑光,仿佛一圈圈水波蕩漾,正朝著他看了過來。

    韓立眉頭一皺,被此女這一雙有些詭異的雙眸一盯,心中竟升起一種被洞徹一切的感覺。

    若是這種情況出現在一個同階修士身上,他倒不會多么驚訝,但陸雨晴不過是一名大乘修士,竟有這種詭異瞳術。

    他心中瞬間轉過無數念頭,手中掐訣一揮,身形顯現而出,落在了陸雨晴身前不遠處。

    陸雨晴看著韓立,面色忽的一怔。

    韓立眼見陸雨晴如此神情,心中有些奇怪,沒有開口說話。

    “柳大哥,你這個樣子和當年可不一樣,是此刻幻化了容貌,還是當年幻化了容貌?還是說你……從未顯露過真容?”陸雨晴輕嘆了口氣問道,語氣中竟然有些幽怨之意。

    “你看不破我的幻化之術……那你如何認出我來的?”韓立眉梢一挑,緩緩說道。

    陸雨晴微一猶豫,隨即展演一笑道:“不瞞柳大哥,我這雙眼瞳乃是天生的幻瞳鬼目,能直接看透他人神魂,并以此來辨別他人。”

    韓立聞言臉上神色如常,心中卻是一驚,顯然沒料到這世上,竟有如此神異的天賦靈瞳。

    無常盟面具的幻化之術雖然神妙,但也僅能改變外貌,并不能改變神魂,難怪會被此女認出來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他不由摸了摸鼻子,心中苦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他曾經救過此女,也算有些淵源的舊識,原以為只是順手為之的舉手之勞,卻不曾想暴露了身份。

    但如今人已經救了,總不能再殺人滅口吧?韓立畢竟不算是真正的鐵石心腸,自問還無法對一名無辜女子做出此種翻臉無情之事。
彩票跟单大神 那个软件好 呼伦贝尔市| 封丘县| 屯昌县| 额济纳旗| 突泉县| 象山县| 屏边| 勐海县| 波密县| 揭阳市| 道孚县| 苍溪县| 红桥区| 新野县| 永清县| 莎车县| 五莲县| 刚察县| 托里县| 北流市| 深泽县| 定兴县| 盘山县| 仙居县| 包头市| 白沙| 北安市| 肥乡县| 玛沁县| 日喀则市| 扶余县| 秦皇岛市| 扎赉特旗| 从江县| 河北区| 甘孜县| 汕尾市| 晋州市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