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修真小說 >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> 第八百九十章 天煞鎮獄功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晨陽說著,緩緩收回了拳頭,蹲下身在熊邳衣衫上慢慢擦拭干凈。

    熊邳雙眼圓睜,身軀難以抑制地顫抖著,心中浮現出一抹久違的恐懼。

    與其相距不遠處,那兩名典錄官明明無法動彈,身軀卻仍是如篩糠般抖動不已,他們怎么也想不到,平日里與自己笑臉相迎的晨陽,竟還有這么狠厲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愿追隨晨陽隊長……不,晨陽城主!”圓臉典錄官第一個,開口高呼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愿追隨晨陽城主……”方臉典錄官緊隨其后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晨陽眼中露出一抹滿意的笑意,踱著步子來到了牟林身旁,俯下身來,笑著問道:

    “牟道友,你怎么說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愿意……”牟林嘆息一聲,說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愿意,可我不愿意。”晨陽眼中殺機一閃,毫無征兆的抬起一拳,砸在了他的頭顱上。

    只聽“嘭”的一聲悶響。

    牟林的頭顱應聲而裂,如同熟透了的西瓜一般,炸裂開來。

    大殿之中再次歸于寂靜,所有人的恐懼在此刻,被放大到了極致。

    已經歸降之人,竟也難逃一死。

    “晨道友,要殺便殺,何必如此戲弄我們?”這時,那名獨角大漢突然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看來還有不怕死的。”晨陽目光一轉,望向那人,說道。

    “死固然是怕的,只是被你這般戲弄而死,不值當。”獨角大漢坦然說道。

    “沒記錯的話,你叫軒轅行,對吧?”晨陽目光望向那人,眉頭一挑,問道。

    “難得晨道友知曉在下粗鄙姓名。”獨角大漢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日后牟林掌管的青羊城巡防一事,就交由你來負責。”晨陽點點頭,說道。

    獨角大漢聞言,都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大殿中其他人,也紛紛以為自己聽錯了言語,一個個疑惑不已。

    “牟林此人心性陰損,方才又號召大家誅殺于我,實乃狼顧之相,我自然留他不得。其余人等只要愿意效忠于我,便皆可活命。”晨陽朗聲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愿意效忠晨陽城主。”圓臉典錄官當先呼號道。

    緊隨其后,其余眾人也紛紛隨之高呼起來,一時間聲浪如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隔壁偏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晨陽這一手恩威并施,使得倒是恰到好處。這么一來,這些人即使還有二心,只怕也不敢造次了。”韓立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還沒完呢……”骨千尋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韓立一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殿內,宣誓效忠的聲音逐漸小了下來,卻是晨陽自己抬手示意眾人安靜。

    他踱步來到熊邳身前,俯下身看向他,笑著問道:

    “大難不死,可有什么想說的?”

    “晨道友……不,晨城主。你是知道我的,我與牟林那廝不同,沒有什么野心,是真心實意歸降于你的。”熊邳早已經如同驚弓之鳥,嘴唇顫抖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還算是肺腑之言。”晨陽點了點頭,說道。

    熊邳聞言,心中稍安,正想說話時,就聽到晨陽繼續說道:“不過,為了以防萬一,還是用點手段的好。畢竟禁制手段,可比言語誓言來得可靠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便從袖中摸出一個黑色石瓶,放在熊邳胸膛之上,將瓶塞打了開來。

    只見一只三寸來長的黑色蜈蚣從中緩緩爬出,沿著他的衣衫領口爬入,輕而易舉地噬破了他們的皮膚,鉆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黑劫蟲……”

    熊邳心中一聲哀鳴,嘴上卻不敢有絲毫怨言,只能無力地閉上了雙眼。

    其他人無異于砧板上的魚肉,自然也不敢有絲毫違抗。

    晨陽手掌一揮,那刺青青年等人紛紛從袖中取出一個黑色石瓶,將黑劫蟲種入了躺到在地上的眾人。

    “相信黑劫蟲諸位并不陌生,其功效如何也就不用我多說了吧?如今杜青陽已死,能解這黑劫蟲的人也就只有我一個了。日后若是有立大功者,我自當幫其解除此蟲。”晨陽目光掃過眾人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那些人此刻仍然癱倒在地上,自然只能任由黑劫蟲盤踞在了心口,紛紛開口稱“是”。

    一場奪位之戰,終于告一段落,晨陽如愿以償,登上了城主之位。

    不過,由于外出狩獵的幾支隊伍尚未返回,晨陽沒有立即舉行典禮,而是將城內變故秘而不發,打算等到將其全部收拾完畢之后,再舉行登位儀式。

    在那之后,只需要從杜青陽的寶庫中分出一份厚禮送往玄城,晨陽就能成為貨真價實,名正言順的青羊城城主了。

    對于這一切,韓立并不感興趣,當日夜里就返回了玄斗場自己的住所處。

    在整個變局之中,他雖然處于風暴核心,但卻和骨千尋一樣隱藏在晨陽背后,所以除了晨陽和蟹道人之外,其他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們在這場奪位之戰中,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。

    原本按照晨陽的意思,打算將韓立二人帶出玄斗場,讓他們以隱秘客卿的身份留在青羊城,但卻被他們二人同時拒絕了。

    骨千尋和韓立一樣,都選擇以原來的身份,暫時留在玄斗場。

    韓立從晨陽的口中再次求證之后,發現紫靈的確是沒有出現在青羊城過,便打算逗留一段時日便離開。

    只是離開之前,他還有些關于蟹道人的事情,需要確認。

    夜里,韓立房間之內燈火通明,他正盤膝坐在石床一角,手中捧著那個三頭六臂的魔神雕像,翻來覆去地查看著。

    只見他眉心處一閃,一道晶光從中射出,沒入了浮雕內。

    那黑色浮雕立即如之前一般,手腳舞動著擺出那十二種古怪姿勢,其背后也隨之會出現那種他并不認識的奇異文字。

    看了片刻之后,韓立眉頭越皺越深,神色也有些凝重起來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石門之外忽然傳來一陣敲擊聲。

    韓立眉頭一挑,起身將厚重的石門打了開來,門外的人影隨即閃身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蟹道友,你究竟在搞什么鬼?”韓立關上石門,看向那個熟悉的身影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時間不多,咱們先說正事。”蟹道人轉過身來,看向韓立,神情鄭重的說道。

    韓立看著眼前的蟹道人,不知為何,心中忽然微微一跳,只覺得眼前這個人突然變得有些陌生,與他之前認識的蟹道人不太相同,與今日白天里見到的蟹道人,也不太相同。

    “你用神念探查過雕像了吧?”蟹道人目光落在韓立手中的雕像上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韓立點了點頭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“你的神念之力遠超杜青陽,他只能模糊看到雕像動作變化,而你則應該能夠看到里面出現的文字?”蟹道人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雕像一共有十二種姿勢,對應會出現十二段文字,只是我都不認識。”韓立如此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雕像名為‘天煞神像’,是魔域之中信奉已久的古老神祇,如今早已經失傳了。雕像中記載的文字,同樣是已經失傳了的一種古老文字‘玄文’。”蟹道人點了點頭,飛快說道。

    “玄文……”韓立聽罷,眉頭微蹙,暗自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雕像中所載的玄文內容,乃是一門高深的煉體功法,名為《天煞鎮獄功》。此功法共計十二層,而前三層的全部功法,就都在這座雕像中了。”蟹道人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讓我選擇這座雕像,那這部《天煞鎮獄功》一定是有什么獨到之處吧?”韓立心中一動,問道。

    “那些看似華麗的功法典籍,最多打通三百余處玄竅就到頭了,天煞鎮獄功則不同,能打通四百五十處玄竅。”蟹道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四百五十處玄竅?”韓立眉頭一挑,眼中閃過一絲欣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是修成一尊雕像中的三層功法,就可打通四百五十處玄竅。若是你能找到另外的三尊雕像,修成十二層功法,便可打通一千八百玄竅。”蟹道人神色不變,淡然說道。

    韓立聽罷,心頭巨震,竟是良久都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之所以讓你選擇此功法,還有一處更為重要的好處,那便是修煉此功法時,每練一層就需要煉化一種真靈血脈之力,來幫助貫通玄竅。旁人若是修煉此功法,多半會因體內真靈血脈混雜沖突,承擔極大風險。而你則不同,你本身就已經通過《驚蟄十二變》初步煉化了許多真靈血脈,并且能使之和諧共存,修煉此功的風險就會小去很多。”蟹道人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“真靈血脈之力……初步煉化?這是什么意思?”韓立眉頭一皺,似乎想到了什么,問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你對真靈血脈的煉化,還只是身處靈界中時的粗淺法子。這天煞鎮獄功中有高等煉化之法,能讓你徹底煉化體內原本的真靈血脈之力。屆時不僅有助于貫通玄竅,同樣也能令你的血脈之力更加強大。”蟹道人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韓立聽罷,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現在,我就開始教你如何辨識玄文,我的時間不多,這就開始吧。”蟹道人走進幾步,說道。

    不等韓立答應,他便以神念與其訴說起來。
彩票跟单大神 那个软件好 工布江达县| 土默特右旗| 静乐县| 阿图什市| 措勤县| 红原县| 隆安县| 上蔡县| 梅河口市| 阿鲁科尔沁旗| 宜兴市| 临城县| 浑源县| 吉首市| 巫溪县| 棋牌| 康保县| 怀安县| 商河县| 台前县| 凯里市| 刚察县| 达拉特旗| 来宾市| 嘉鱼县| 迁西县| 雷州市| 靖宇县| 东乡| 岚皋县| 盐边县| 巨鹿县| 玉山县| 黎川县| 蒲江县| 耿马| 唐河县| 永丰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