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都市小說 > 超品巫師 > 第255章 山野農夫
    琴聲悠悠,水流潺潺!

    沒過多久,門口處出現了幾道身影,那是幾位中年男子,相互之間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陳大師?張大師?”

    錢嘉理看到這幾位中年男子立刻迎了上去,因為他們先前在群里的時候都發過照片,所以便是一眼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老錢,你來的這么早啊。”

    這幾位中年男子看到錢嘉理,也是哈哈一笑,“老錢跟我說他已經六十多歲了,一開始我還不相信,哪有這個年紀才開始研究風水的。”

    “活到老學到老,老錢現在知道風水的神奇想要研究風水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風水是我們老祖宗留下來的瑰寶,可惜現在的年輕人根本就不當一回事,等到他們年紀大了,相信了卻已經是晚了。”

    這幾位風水師在這里感嘆著,其中一位看了眼這茶樓的裝飾,皺了下眉,“這茶樓的風水有些問題啊。”

    “陳兄是不是看出了什么,不妨跟我們說說,我也覺得這茶樓的風水有些不對勁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看這兩側水墻,水,在風水中意味著財,如果僅僅是在一邊立一個水墻那是好事,尤其是左側青龍方向,水往西流,財往東方,到時候這主家自然是財源廣進,但現在這是兩堵水墻,雙水對流,財運抵消,不是一個招財的風水局。”

    “陳兄說的沒錯,風水中雖然有對稱一說,但這不包括水流,單水聚財,雙水失財。”另外一位也是立刻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還有這種說法啊,這一次還真是長見識了。”

    錢嘉理也是感嘆,果然,有些東西是書本上所學不到的,這一次他一定要和這幾位大師好好討教一下。

    一直閉著眼睛傾聽的方銘嘴角微微上揚卻沒有說話,而彈琴的女子手指微微一顫,隨后又恢復了平靜。

    “胡言亂語,人家這分明是乾鎮雙水聚財局,到了你們嘴里就變成了失財之局,學業不精,就不要出來誤人子弟。”

    門口處,一位農夫打扮,皮膚黝黑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,男子頭上戴著草帽,腰處別著一個布袋,目光看向錢嘉理邊上那幾位,眼神中帶著不屑之色。

    “你是山野農夫大師?”

    錢嘉理看到這農夫男子的出現,神情也是微微有些激動。

    “大師當不得,就是一山野農夫罷了,只不過平生喜歡山水,見識的多一點。”

    “大師謙虛了,大師在論壇上所發的那些風水案例讓我嘆為觀止,學習到了許多。”

    老錢把自己的姿態放得很低,就把自己當成一個剛入行的新人,這就是匠心精神,因為在風水這一行他確實是一位新人,那些哪怕只是入行了兩三年的人在他面前也算是前輩了。

    “山野農夫,名字取得低調,不過你這話可說的不低調,什么叫見識多一點,在場的誰沒走遍名山大川,你說我說錯了這店鋪的風水,那你倒是說說我這錯在哪里了?”那位陳大師不服氣的質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只看到了雙水,卻沒注意到這雙水坐在的方位,這茶樓大廳位于庚位,而那收銀臺則是在離位,離為火,如果單是一水,水沖火滅,如何聚財?”

    “而現在這里有兩水,兩水相沖,物極必反,壯離位之火,這才是真正的聚財局,可嘆你學藝不精,還要在這里班門弄斧,豈不是貽笑大方?”

    那陳大師聽到山野農夫的話,皺眉看了下大廳和收銀臺,又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個羅盤,盯著看了半天,最后臉上露出羞愧之色。

    “先生是高人,是我看錯了。”

    陳大師態度一下子轉變了,朝著山野農夫鞠了一躬,“多謝先生開口提醒,差點就誤人子弟了。”

    山野農夫看到陳大師態度轉變,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,“知錯能改,善莫大焉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錢嘉理看著這一切,望向山野農夫的目光更加的欽佩了,這位才是真正的高人,穿著簡樸,但高人不都是這樣的風范嗎?

    “農夫大師,我給您介紹一下,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叫方銘,是風水愛好者,聽老錢說幾位大師今天在這里聚會,所以特意過來見識一下。”方銘打斷了錢嘉理的話,而錢嘉理聽到方銘這話愣了一下,不過也沒有再介紹了。

    “現在的年輕人,對風水感興趣的不多了,小伙子你很不錯。”山野農夫臉上帶著贊賞的笑意,“只不過,風水這一行博大精深,真要想入門可是要吃很多苦,而且必須要沉的下心,這一行沒有個二十多年的經驗是很難有所成就的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,我們在這一行都鉆研了十幾二十年了,也不敢說自己就完全懂風水了,實在是風水所涉及的東西太多了,陰陽五行,星辰運轉,先天八卦,河圖洛書……再到后面演化的玄空風水,三元風水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的陳大師也是感嘆,風水一行,入門容易,要想學通實在是太難了。

    “幾位大師,我們到里面的雅座再談吧。”錢嘉理看著大家都在大廳,有些話不是很好說,畢竟風水這東西在普通人眼中還是屬于迷信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們就到雅座再談。”

    山野農夫幾人點了點頭,最后由錢嘉理帶路,一行人進了茶樓的一個包廂雅座。

    一行人在雅座內各自找位置坐下,而沒一會,先前在大廳彈琴的旗袍女子卻是捧著香茗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喝功夫茶,一般茶樓都會有懂茶藝的女子來負責泡茶,動作優雅,就好像古代讀書人紅袖添香一樣,別有一番趣味在其中。

    旗袍女子在那泡茶,而這邊錢嘉理則是不斷的詢問陳大師等人一些風水上問題,至于方銘則是靜靜傾聽一言不發,他更多的目光是看著這泡茶的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農夫兄,現在風水師真的不好當,大地**都差不多被古代的大師給挑選掉了,現在就算是三年也未必能夠尋到龍脈,十年也不一定可以點中穴位。”

    “尋龍點穴雖然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但也絕對沒有各位所說的那么難,只要掌握了訣竅,要想點一個一般的富貴之穴還是沒什么問題的。”

    山野農夫微微一笑,而那位陳大師立刻追問道:“什么訣竅?”

    只是,問完之后,這位陳大師也知道自己失言了,“農夫兄恕罪。”

    風水學說,各門各派都互相有著自己的口訣,怎么可能會外傳給其他人,別說是朋友了,就算是親兄弟有時候都不會透露。

    “其實沒有什么恕罪不恕罪的,咱們現在風水一行之所以會越來越落幕,就是因為許多師傅們都敝帚自珍,守著自己師門傳下來的那些口訣,也不和其他同行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風水一行要想再次發揚光大,那必須是要大家眾志成城,互相交流探討,而我雖然只是一農夫,但也愿意為風水一行做點貢獻,所以這些年我利用門派的尋龍秘訣將其制作出來一樣東西,可以幫助各大風水師尋找龍脈。”

    聽到山野農夫這話,所有人都露出好奇之色,包括方銘也是如此,難得的將目光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山野農夫將手伸進了他腰間的那個布袋,最后,從里面掏出了一根類似于棒子的東西,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小型的羅盤,而在羅盤的中央處則是豎立著一根金屬。

    看到山野農夫拿出這東西,所有人都露出了好奇目光,等待著山野農夫的解釋。

    “這叫尋龍棒,是我根據我師門尋龍之法所制造出來。”山野農夫將羅盤擺好,而后將那根棒子架在了金屬上面。

    “我們都知道羅盤有指針,根據指針我們可以確定方位,而大家也都知道,風水和磁場有關系,越是風水寶地,磁場也就越是強大,而我這根尋龍棒的作用便是確定龍脈之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當你手持羅盤的時候,如果前方有龍脈氣場出現,這尋龍棒就會指向那個方向,只要順著那個方向去尋找,自然就可以找到龍脈之地,而最后我們再根據上面羅盤對應方位還有具體地形來確定穴位,自然也就不是一件難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竟然還有這等寶物!”

    “農夫兄,此舉是造福風水一行的盛舉!”

    陳大師幾人動容,紛紛站起身朝著山野農夫行禮,讓得錢嘉理也是跟著不由自主的學著他們模樣。

    “幾位繆贊了,我只是想問風水一行出一份自己的力罷了。”

    山野農夫笑著擺了擺手,不過這時候方銘卻是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大師,既然這尋龍棒這么的厲害,想來也很貴吧。”

    方銘這話一說出口,山野農夫面色變得有些僵硬,不過一旁的陳大師等人立刻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肯定的,這尋龍棒非比尋常,農夫兄肯定是花費了心血制造的,再貴一點也沒什么,農夫兄你就開個價,我先買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對,我也買一份。”

    聽到陳大師他們慷慨激昂的話,山野農夫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:“其實我沒有打算靠這個賺錢,我要賺錢直接就給有錢的雇主挑選一塊好的風水寶地,幾十上百萬的收入還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尋龍棒是我花費了十年再配合現在的科學技術所研究出來的,確實是需要一些成本,一根尋龍棒的成本應該大概要十五萬,不過我說了,我不靠這賺錢,我只賣十萬,但前提是對方是真心想要在風水這一行鉆研的,如果心術不正之人,給再多的錢我都不賣。”
彩票跟单大神 那个软件好 桃源县| 探索| 罗定市| 黄梅县| 信丰县| 岳阳县| 安龙县| 同心县| 麻阳| 来安县| 安新县| 通海县| 阿坝县| 科尔| 云林县| 新干县| 科技| 通道| 郓城县| 南漳县| 钟祥市| 仁化县| 通海县| 曲松县| 神木县| 临湘市| 西安市| 长阳| 盐城市| 从江县| 绍兴县| 遵化市| 山东省| 休宁县| 河东区| 宁强县| 墨玉县| 龙里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