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都市小說 > 正道潛龍 > 第一一一一章 這都是什么人?
“你別叨叨,你還能開車不?”陸濤在一旁皺眉問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,但你聽聽我呼吸很急促。”孫衍擺脫了后面的老禿等人后,心里那股后怕勁兒和慌勁兒就狂涌上來了,說話時已經有點語無倫次了。

“我坐著車跑,也沒騎著你跑,你就踩個油門,呼吸急促個雞毛啊?”陸濤嗷嘮一嗓子喊道:“能不能開!”

“我手有點抖。”

“艸,你靠邊停車,我開。”陸濤指揮著喊了一句。

“我腿哆嗦。”

“你拿拳頭削它兩下就不哆嗦了。”

“……我出血了,你看我身上的血。”孫衍是真害怕了,臉色煞白,雙臂顫抖。

“不是,你堂堂一米八十多的漢子,怎么一點膽兒都沒有呢?”陸濤瞪著眼珠子吼道:“要打你正地方,你還能跟我說話啊?不早掛了?!”

“你放屁!老子復D大學研究生畢業,在三家國外大型企業的管理層任職過……我他媽的風華正茂的年紀,正是籌措滿志的時候,那我有膽兒就在擋子彈上體現啊?!你是不是瘋了!”孫衍一邊磨嘰著,一邊就雙腿灌鉛的推開了車門。

陸濤聽著孫衍的話,頓時就皺起了眉頭,心說他這樣的履歷,可沒有在簡歷上體現過啊?那這小子放著國外高級管理層不當,莫名其妙的跑這兒來是啥目的?

孫衍剛才說完的時候,心里就后悔了,但他又感覺自己此刻要強行解釋的話,那還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,所以干脆也沒有繼續說話,轉身就上了副駕駛。

“翁!”

陸濤駕駛著汽車揚長而去。

……

二十多分鐘后。

車停在路邊上,孫衍扭頭沖著陸濤問道:“在這兒干什么?”

“談談。”陸濤叼著煙,話語簡潔的回應道。

“談什么?”孫衍一愣。

“啪!”

陸濤直接把槍亮出來,斜眼看著孫衍問道:“你說自己在國外的大型企業當過管理層,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吹牛B昂,但我這人心眼小,別人吹牛B的話,也會往心里去。”

“你啥意思?”孫衍指著車窗說道:“我剛才救你一命!”

“沒有你我跑的更快。”

“……!”孫衍無語。

“你來我們公司干什么?”陸濤臉色陰沉的問道:“你有這能力,能愿意在我們這兒當個小文員?”

“我不跟你說了,你不講理,明天上公司談吧,我走了。”孫衍推門就要下車。

“啪!”

陸濤直接把槍搭在他的肋巴骨上,輕聲問道:“你腿是不是又不麻了?”

“……!”孫衍聽到這話,此刻心里懊悔萬分,心說自己他媽的怎么掉到了這樣一個狼窩,隨即眼珠子一眨,直接攤牌說道:“我是沖著沈天澤來的。”

“呀,你目標不小啊!”陸濤一聽這話,左手指著雜物箱就喊了一句:“那里面有手銬子,你自己戴上。”

“你到底是干什么的,”孫衍瞪著眼珠子問道:“車里還有手銬子?!”

“你戴上,戴上咱倆再說話。”陸濤用槍戳著孫衍再次喊道。

“我跟你說……!”

“我讓你戴上!”

“……!”孫衍咬牙沉默半晌,回想起剛才的景象,心里也摸不準陸濤到底敢不敢開槍,所以伸手就再次打開了雜物箱。但還沒等他找到手銬子,就見到了一次性注射器,還有兩小包白S粉末。

氣氛略顯尷尬。

“看它干什么玩應,戴手銬子!”陸濤皺眉催促道。

“艸!”孫衍難得罵了一句臟字,語氣帶著哭腔的回應道:“你們到底是干什么的,塔L班嗎?!”

“咚咚!”

話音剛落,沈天澤就敲了敲車窗。

孫衍本能一回頭,見到小澤后,頓時激動的喊著:“我是孫衍!!小澤啊,咱倆在蘇Z見過!”

“咣當!”

沈天澤直接拽開車門,滿臉愕然的看了一眼孫衍,又瞧了一下陸濤,語氣竟有些結巴的問道:“你倆……你倆什么情況?!”

“不是地產公司嗎?不是本土知名企業嗎?不是已經開始轉型到以全精英為核心的運營模式了嗎?”孫衍推開小澤,瞬間就竄下了車:“我日尼瑪啊!就這精英嗎?車里裝著粉,裝著槍,裝著手銬子,還他媽摸我大腿……!”

“你倆認識啊?”陸濤下車后,也是一臉懵B。

……

十分鐘后。

陸濤和孫衍分別講清楚了事情經過,隨即小澤扭頭就沖著孫衍問道:“你沒事兒吧?那一槍沒打到你吧!”

話到這里,孫衍才想起來自己剛才差點挨了一槍,所以非常惜命的狂摸了一下自己身體后,才張嘴回應道:“我肩膀出血了!”

“沒事兒啊,我在車上都觀察了!就打進去幾顆鋼珠,要有事兒早都不能動了。”陸濤輕聲回了一句。

“我要去醫院!”孫衍立即沖著小澤說道。

“對對,小吉啊!趕緊換臺車,送他去醫院,哦,不,直接送大炮和小雷哪兒,他們會弄……不然醫院報案麻煩,最近風聲緊。”沈天澤立即回頭喊了一句。

“風聲緊?!”孫衍一愣,頓時瞠目結舌的問道:“他干的事兒,你全知道啊?!槍,手銬子,還有粉?”

沈天澤聞聲略顯尷尬,擺手回了一句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……!”

孫衍一聽這話,心里頓時有數了,默默走到一旁,已經盤算著坐那班飛機回蘇Z了。

“我打個電話!”沈天澤扔下一句后,面無表情的就往路邊走。

“給誰啊?”陸濤皺眉問了一句。

“蔣光楠!”沈天澤低頭撥了號碼,直接就將手機放在了耳朵上。

大約五六秒后。

“喂?”蔣光楠接通了電話。

“聽說你來沈Y了?”沈天澤語氣冰冷的問道。

“……!”蔣光楠沒有吭聲。

“我剛聽說陸濤今晚出事兒了。”沈天澤又面無表情的補充了一句。

蔣光楠還是沒有回話。

“想拿他換喜力啊?是不是?”

“……!”蔣光楠繼續沉默。

“其實你不動陸濤的話,直接給我打個電話,承認喜力是你的人,那我早就把他放回去了……曾經在一塊過,這點面子我會給你的。”沈天澤說到這里后,才又停頓半晌補充道:“可你今晚動陸濤,那事兒就不一樣了。既然你覺得玩點小招數,更符合咱倆現在的關系,那我就開個條件吧。”

“你說!”蔣光楠終于回話。

“這樣,你想要喜力,那就拿小迷糊過來換!”沈天澤臉色陰沉到極致的說道:“你記住了,誰都不行,我就要小迷糊!”

話音落,沈天澤直接掛斷電話,而陸濤則是很疑惑的問道:“你怎么知道對方抓我是為了喜力?而且喜力也沒再咱們這兒啊?你拿什么跟他換?”

“他以為喜力在我這兒,所以才會動你,想換他!”沈天澤咬牙切齒的罵道:“抽出一天時間,送小迷糊駕鶴!”

“滴玲玲!”

與此同時,孫衍兜里的電話響了起來。
彩票跟单大神 那个软件好 永泰县| 四川省| 新丰县| 高台县| 济南市| 肇州县| 石河子市| 嵊泗县| 许昌市| 眉山市| 福海县| 宾阳县| 永善县| 会昌县| 鄂伦春自治旗| 海伦市| 泸西县| 夏邑县| 永靖县| 阿坝| 成武县| 威信县| 松滋市| 藁城市| 临漳县| 泽库县| 卢氏县| 富川| 偏关县| 稷山县| 吉木乃县| 乌拉特后旗| 桐乡市| 搜索| 云阳县| 青岛市| 南部县| 长宁区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