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都市小說 > 龍抬頭 > 1346 憤怒的侯莫

是王桐的腦袋!
 王桐真的是太慘了,明明今天白天還好好的,還說一定能將我們送出徽省,將來一起里應外合、干掉侯莫。但是現在,王桐已經慘死,腦袋還被人切了下來,丟在我們面前。
 王桐的頭血淋淋的,一雙空洞的眼睛望著我們,仿佛在控訴他的冤屈和不甘。
 我們見識過無數的生殺、死亡,唯獨這一次給我們的震撼最大。
 我們的兄弟在昨晚的惡戰中全死光了,我們本來就處于極端的憤怒和悲傷中,現在又看到王桐的腦袋,一顆心別提有多復雜!
 看到王桐的頭,我們的腦子都是“嗡”一聲響,接著沒有任何猶豫,紛紛拔出了自己的武器!
 不用多說,一定是王桐泄露了,侯莫發現了幫助我們的人就是他,所以才有了現在的結果。
 我們知道自己不是侯莫的對手,可我們也要拼,不僅要為我們的兄弟報仇,也要為王桐報仇,我們和侯莫沒有完,哪怕我們都要慘死,也要狠狠咬下他一塊肉來!
 天色已經徹底黑了,院子里沒有燈,唯有天上的一點月光,映射出我們略顯單薄的身影。
 院門被人推開,一個人影走了進來,正是侯莫。
 在他手里,還拎著那柄足以象征他身份和地位的大剪子。
 只有他一個人。
 我們眼中迅速升騰起無數的火焰來,迫不及待地一哄而上,想要當場將他殺死。
 除了薩姆,侯莫是我們近期最想殺死的人了,沒有之一!
 我們四人擁有著極強的默契,無論身法還是攻擊的角度,都能達到最完美的狀態。二條的殺豬刀,趙虎的骷髏斧,程依依的匕首,還有我的飲血刀,無一例外地攻向侯莫,想要將他碎尸萬段。
 如果我們個個都是全盛狀態,絕對可以和侯莫一拼的,哪怕拼不過他,也絕對不會讓他好過。
 但是不行,我和趙虎、二條都受著傷,而且都是重傷,昨天晚上一度到了無法動彈的地步。雖然經過包扎,又經過了一晚上的休養,可我們的實力連一半水平都發揮不出來。
 這樣的狀態下和侯莫戰斗,簡直就是找死。閱讀最新最快章節,關注】
 看著我們沖上來,侯莫發出一聲獰笑,接著將大剪子上下揮舞,剪子的寒光四處飛射,整個過程連十個回合都不到,我們幾人再次遭到重傷,“砰砰砰”地各自飛了出去。
 鮮血再次從我們的身上淌下,我們還能站得起來,可是我們知道,我們要完蛋了,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,除了被他一個一個弄死,根本別無出路。
 “嘿嘿嘿嘿嘿……”
 站在月光底下,侯莫還是笑著,他將大剪子舉起來,“咔嚓咔嚓”剪了幾下,有血從他的剪子上淌下來。
 “以為有王桐幫你們,就能跑得掉啦?”侯莫嘿嘿笑著,一腳踩在王桐的腦袋上,并且來回碾著。
 王桐已經死了,卻還要遭到這種凌辱,我們當然看不下去,一個個咬牙切齒、怒火中燒!
 “本來王桐做得挺好,也挺隱秘。”侯莫繼續說道:“我查了整整一個晚上,也沒查出來究竟是誰救了你們。昨晚那個開鏟車救你們的小伙子,被我們攔下來后就自殺了,真是剛的不得了啊……但也更加讓我疑惑,究竟是誰這么有能力,敢在廬州這種地方和我作對?想來想去,也沒幾個……后來終于想起來了,我跟你說我是戰斧的人時,王桐就在腳底下躺著呢……唉,我可真是智者千慮、必有一失,竟然忘了這一茬啊……”
 我還是頭一次聽說有人用“智者千慮必有一失”來形容自己的,可見侯莫這個人有多無恥。
 身為華人,還加入戰斧,怎么可能不無恥呢?
 “接著,我就找到了王桐。”侯莫繼續說道:“一開始他還不承認,但是被我一頓暴打之后,他終于什么都招了。我跟他說,只要你供出張龍他們的位置,我保證就不殺你,他為了保全自己的命,就把你們給賣掉啦……哈哈哈,你們幾個還真以為,王桐對你們有多義氣?”
 “可你還是殺了他!”我咬牙切齒地說。
 “對啊,這種首鼠兩端、吃里扒外的人,他不該死誰該死呢?你們也用不著這么憤怒吧,他可是出賣了你們的位置啊!”
 沒錯,王桐是把我們賣了,可我們也恨不起他來,畢竟他的本性還是善良。而且酷刑之下,又有多少人能承受住呢,那些革命義士之所以能名垂千古,就是因為他們做到了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。
 王桐除了功夫高一點外,其實就是個普通人,他也貪財好色、貪生怕死……
 可這不是大部分人都有的毛病嗎?
 我的神情有些激動,幾乎要壓不住自己憤怒的火焰:“到底是誰首鼠兩端、吃里扒外?侯莫,你是個土生土長的華人吧,怎么能夠背棄祖國、投靠戰斧?你有那么強的力量,怎么不給國家做點好事,怎么能跟戰斧一起危害祖國!”
 “你這話問到點子上了。”
 “叮”的一聲,侯莫將剪子往地上一戳,說道:“其實講心里話,我還沒有見過不愛國的,但凡出生在這片土地,有誰不希望這個國家越來越好?”
 “那你為什么還要投靠戰斧?”
 “因為國家不讓我活啊。”侯莫嘆著氣說:“我好不容易才攢下這么大的基業,結果動不動就掃黑,不是損兵折將,就是斷了財路。然后我就琢磨了,這么下去肯定不行,遲早要被國家干掉的啊,得給自己找后路了……就在這時,戰斧找上門來,邀我加入,說是事成之后,齊魯大地徹底歸我掌管,我就是名正言順的魯王了,這么優越的條件,我當然答應啦,所以算是一拍即合……”
 說到這里,侯莫頓了一下,繼續說道:“張龍、趙虎,其實你倆也一樣啊,別看你們現在勢力挺大,龍虎商會一說出去,好家伙,十幾個省。但是那有什么用呢,干不干掉你們,還不是上面一句話的事么?被上面干掉,和被戰斧吞并,還有什么區別嗎?所以啊,我也想勸你們一句,不如和我一起加入戰斧,將來共享這份土地和榮華!”
 “我呸!”我狠狠地吐了一口,說道:“別把我們當做和你一樣,我們就是坐牢、慘死,也不會跟戰斧沆瀣一氣!你也有臉勸我,你有沒有想過自己,有可能子子孫孫都被釘在恥辱柱上?”
 侯莫嘿嘿笑著說道:“釘不釘在恥辱柱上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成王敗寇,歷史永遠是成功者書寫的!你看當初滿清入關,算是標準的蠻夷侵略中華了吧?后來怎么樣呢,因為出了康乾盛世,還不是被改寫成、影視,世世代代歌功頌德?戰斧如果成功,我看也少不了,國家更發達、經濟更騰飛,人們感激我還來不及呢,怎么可能將我釘在恥辱柱上?”
 說真的,侯莫這番言論,將我說得一愣一愣,竟然有點無法反駁的感覺。
 侯莫繼續說道:“當然,我也承認,戰斧現在的名聲不是太好,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反感戰斧,包括戰斧曾經的大本營徽省!所以你看到啦,我今天是一個人來的,就是為了勸說你們加入戰斧,和我一起完成這份霸業!當然,如果你們都不愿意,那就別怪我不客氣,只能將他們都殺死啦!”
 “你做夢吧!”雖然我無法反駁侯莫,但也知道什么是對、什么是錯,仍舊固執地說:“讓我們和你一樣吃里扒外,門都沒有!”
 說到這里,我倒福至心靈,接著說道:“你還有臉拿滿清舉例子,后來滿人和我們融合在一起,成為了新的中華民族,這點無話可說,可你不要忘了,當初引清兵入關的吳三桂,到了現在還被人罵,誰不說他是個叛徒?你要想和吳三桂一樣,世世代代遭人唾棄,那就繼續這么干吧……對了,就算你殺掉我們,好日子也沒幾天了,就在今天早上,有關你加入戰斧的事,已經被我們幾個傳出去了!”
 別的不說,起碼錐子、莫魚、韓曉彤、祁六虎等人是知道了。
 他們知道以后,會傳播給更多的人,紅花娘娘會知道吧,那么魏老也會知道……
 所以你說,侯莫還有好日子么?
 而侯莫昨晚之所以承認他的身份,是因為他覺得能拿下我,結果卻在王桐的安排下,讓我逃之夭夭,這才導致信息泄露。
 別看侯莫說起戰斧來一套一套的,可是他也知道,這玩意兒在國內不招人待見,黑白兩道人人誅之。消息一傳出去,他不完都不行,頓時怒從心頭起,當場咆哮一聲,提起大剪子就朝我們沖了過來。
 “等著瞧吧,華夏一定屬于戰斧,我會成為歷史上最大的功臣!你們這些執迷不悟的家伙,放著陽關道不走,偏要走獨木橋,一個個都愚蠢透了,那就都去死吧!”
 我們幾人都懶得搭理他,紛紛握起自己的武器,要和侯莫再戰一場。
 我們知道自己不是侯莫的對手,但到現在只能拼了。
 就在這時,房頂上突然傳來一道聲音:“侯莫,既然你這么聰明,那我就考考你,知道‘八榮八恥’的第一條是什么嗎?”
彩票跟单大神 那个软件好 黑龙江省| 天门市| 齐齐哈尔市| 平山县| 沙河市| 桑植县| 淮南市| 鸡泽县| 专栏| 江源县| 和平县| 鹿邑县| 建阳市| 镇赉县| 华安县| 靖安县| 安泽县| 沽源县| 普兰县| 陈巴尔虎旗| 甘洛县| 镶黄旗| 黑山县| 射洪县| 巴中市| 寿宁县| 桦南县| 衡山县| 武宣县| 博兴县| 信宜市| 石台县| 岐山县| 贵港市| 建平县| 长寿区| 宁明县| 保康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