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都市小說 > 官仙 > 第四百五十二章 各懷心思
    對唐亦萱提出追究楊銳鋒責任的要求,蒙藝很痛快地就答應了,他知道自己的嫂子雖然低調,但對鳳凰市官場的動態,了解得是異常清楚的,既然嫂子說了,那個副市長沒什么背景,隨便收拾一下并不打緊。

    隨著花雨公司的丑行逐漸浮出水面,素波市這邊也是越來越驚心,從目前已經了解到的事實來看,這件事情真的是丑惡得令人指,若是有人有心推波助瀾的話,足以在天南省引起相當的震動。

    蒙藝倒是有心狠推一把,但這件事里牽扯的人和事實在太多了,所以他現在能做的,還是靜觀其變,不過,縱然是這樣,以眼下的形勢,掛一兩個副廳也是很正常,楊銳鋒的級別,正合適先拿來祭刀。

    不過,對于戎艷梅的處理,蒙藝還是提出了不同的主張,“嗯,那個政法委書記,教子不嚴……也不能算是什么太大的問題,而且這個女人,我這邊有點壓力,先放一放她吧……”

    不得不承認,縱然強如蒙書記,也不能事事如意,當然,他若是沒有同時扛上范曉軍和吳敬華,戎艷梅找來的人情,那屁都不算,可蒙書記既然防著那倆常委,這邊還就只能暫時擱置了,官場里最大的忌諱,就是樹敵太多。

    范曉軍和吳敬華已經找人給他遞話了,大致的意思,就是說當時只是想扶植省里地企業。并沒有考慮那么許多----當然,說“涉及”就更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只是,這些話都是從中間人嘴里說出來的,可信度值得懷疑,而且,那倆既然不肯親自來解釋。蒙藝也只有揣著明白裝糊涂了,我草,真想把事情揭過,不能是你們這種態度!

    所以,很有幾次,蒙書記居然會假裝聽不懂----“扶植省里的企業。是好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,范曉軍和吳敬華也有苦衷,蒙藝針對的是中天集團---甚至只是中天下屬的花雨,并沒有說要將他倆如何如何。而且,現在事情還局限在政法系統……或者紀檢委那里,也有輕微的涉入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地是,事情還在秘密地調查取證中----雖然對天南省的高層來說,這個“秘密”已經被很多人知曉了,但秘密就是秘密!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他倆又怎么能主動親自跑到蒙藝那里,自己認錯?蒙書記隨便來兩句,他倆就絕對受不了,比如說----“這件事情好像不在你倆的職責范圍內吧?你們怎么就能知道了呢?”

    不懂裝懂。那是要看運氣,懂裝不懂,那可就是藝術了。是的,辦公室里的藝術,不懂這種藝術的人想混到副省級----真地是鳳毛麟角。

    所以,范曉軍和吳敬華只能硬著頭皮挺著,也好顯得自己問心無愧。但私下里。托出去的人情也不少了。

    但是,蒙藝不這么看問題。無論如何,他算天南省的老大,他認為,你范曉軍和吳敬華若是真的問心無愧,眼里還有我這個老大地話,就應該親自來解釋!

    雖然,就算他倆親自來解釋,蒙藝的警惕也不會放低多少----畢竟從這么多年的風雨中走過來了,“表面笑嘻嘻,背后扣扳機”的主兒他也見識了幾個。

    可是連解釋都沒有,那就是態度問題了,鬼才相信你倆不知道目前的形勢呢,裝……裝給誰看呢?連這點誠心都沒有,還指望我輕輕放過你倆,那我蒙某人也太犯賤了吧?

    蒙藝來到天南之后,調子不算太高,但力道把握得還算不錯,現在他想做的,自然是要自己這書記更強勢一點,可是,天南省以前那些盤根錯雜的勢力,讓他每每在下手的時候,都要思前想后一番。

    眼下,他算是抓到了這二位不大不小的一個軟肋,若是范曉軍和吳敬華肯態度認真地服軟,那么他就算搞定了其中一股舉足輕重的勢力,我蒙藝好歹也是見識過點場面有點智商地,你們若是真心服軟,我難道就會愚蠢到趕盡殺絕嗎?

    但是,人家硬是不鳥他,只肯托人來遞話,這還不是他自己的勢力不夠強大嗎?一想到這個,蒙書記的牙根兒都恨得直癢。

    說穿了,你倆不就是仗著身后地黃老嗎?手里有牌心不慌,不肯伏低認小嗎?切……拜托搞搞清楚形勢再來作秀好不好?

    不能不說,蒙藝這個思維,也是沒有錯的,假設一下,若是范曉軍和吳敬華身后并沒有黃老,面對省委書記的憤怒,他倆能再這么安穩地坐著,能這么算來算去嗎?不能,嚇都會嚇死他倆!

    可是,也不能說這二位沒想到這一點,官做到這一步,基本都是算無遺漏了,就算他倆想不到,也有的是人想得到,然后通過各種渠道來提示兩位領導。

    但是,在想到這一點之后,這二位居然還能穩坐釣魚臺,那就不能不承認,他倆確實是在黃老身上寄予了很大希望,認為萬一事有不諧的話,最終自保還是無礙地。

    說穿了,就是這兩位舍不得丟掉眼下地局面,還試圖繼續同省委書記分庭抗禮----或者說打造獨立小王國的局面,是地,他們舍不得丟掉手中已經擁有的權力,去毫不猶豫地拜服在蒙書記王霸之氣的腳下。

    矛盾嗎?其實并不矛盾,他們心里承認,蒙藝是天南省的老大,但是又想極力保住自己的地盤,所以,自然不肯毫無原則地屈服,這才是矛盾激化的g點!

    對于這一點,蒙書記看得很清楚,所以,他不想在戎艷梅身上分散什么精力,一個小小的地級市的政法委書記,身后有點勢力,也是一幫老朽,眼下不宜計較,不代表以后不計較,嗯,先且由著她去吧。

    這些話,蒙藝說得不是很清楚,不過唐亦萱卻已經領會到了三分,而且,蒙書記為了怕嫂子不開心,特意地解釋了一下,“過了這陣風頭,什么事都好說……”

    這么一來,總算是可以回家了!唐亦萱對這個結果還是比較滿意的,這兩天她的三十九號人來人往熱鬧得有如菜市場,她當然清楚,大家都在撇清自己。

    王宏偉通過電話,時不時地向她匯報著最新的案情進展,說實話,這個案子也讓她越來越驚心,乃至于已經有些出離憤怒了:我唐亦萱居然遭到了這種人渣的侮辱?

    沒錯,她很生氣,非常生氣,但是在這件事情上,鳳凰市的人并沒有錯得太離譜----反倒是素波的責任要大很多,而且,這里事后的應對很及時也很有力。

    人家現在只求能不被波及,這個要求……不算怎么過分吧?她可不想被人也視作“瘟神”之類的異類,她只想讓自己的生活繼續平靜下去。

    她想告辭了,可是走進房間一看,陳太忠正斜靠在沙上,有一眼沒一眼地打量著荊紫菱,心里登時又不是滋味了:要不再等等吧,我得幫曉艷把花心的混蛋看好了……

    這么一來,時間就過得久了,當荊紫菱基本把一團泥搞成一個花瓶樣子的時候,才現已經接近中午一點了,“呀,該吃中午飯了。”

    她忙的時候,陳太忠和唐亦萱也沒閑著,紛紛對各色電話做出了該有的解釋,很短的時間內,消息就在鳳凰市流傳開了,看來這次的風波,已經快平息了……

    失敗一方的沮喪暫且不提,勝利的一方中心情也各自不同。

    其中王宏偉無疑是比較苦悶的,這件事里,他沖鋒陷陣在前,目標無非就是戎艷梅的位子而已,到現在雖然說屬于勝利者陣營了,但人家那個位子基本上沒有變動的意思,他鋒利的牙齒、狠辣的手段卻是被許多人看了一個真又真,比那些失敗的也強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而最幸福的勝利者,卻是大家沒想到的,看似跟此事無關的王偉新,他記恨楊銳鋒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他知道消息的時間比較晚,已經接近傍晚了,而且那消息還是很含混。

    但縱然是這樣,他還是猜到了,這次楊銳鋒八成是要倒霉了,心情大好之下,他就嘗試著給陳太忠打個電話,想將這份好心情落實到位。

    這時的陳太忠,已經把唐亦萱送回了家,荊紫菱把王玉婷和池志剛喊到了“天下有情”陶吧,幾個大人一起玩泥巴。

    陳某人卻是沒再回陶吧,他跟下屬小吉走到了一起,因為英國來的邢建中,已經到了鳳凰,目前正住在假日酒店里,他在老家張州呆了兩天,實在有點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<div id="adbottom">
彩票跟单大神 那个软件好 莱芜市| 东乡县| 南木林县| 海口市| 鹰潭市| 新邵县| 玛曲县| 兴国县| 乾安县| 罗田县| 油尖旺区| 修水县| 长治县| 剑阁县| 绿春县| 尚志市| 合山市| 都兰县| 新平| 天祝| 阿瓦提县| 广宁县| 崇礼县| 广宁县| 江北区| 大厂| 车致| 汕头市| 永昌县| 紫云| 甘洛县| 额尔古纳市| 万山特区| 沂南县| 辽阳县| 获嘉县| 金门县| 巴林右旗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