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歷史小說 > 獒唐 > 第三九五章 不想做第二個李諶
    接下來,也就是第二天。

    一大早,吳寧親自把太平、吳啟送出門。

    之后,便牽上一匹馬,打算去桃云嶺,長安五十里外的那個僻靜山村。

    只不過,吳寧沒想到,還未出城門,便遇上了一個不應該在這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崇訓?”

    見到城門口,安然馬上,顯然是在等他的萌公子,吳寧頗感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這兒?”

    武崇訓撇嘴一笑,灑脫依舊,“華清宮本公子去了無數次,早就沒了興致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與子究先生同游,還能學些看人觀物的本事。只是不知道,先生歡不歡迎呢?”

    “.....”

    吳寧眼神一瞇,道:“不去陪你的裹兒妹妹了?”

    “唉~!”武崇訓一嘆,“本公子也看出來了,我時時想著她,可她卻時時想著你。縱使天天陪著,似乎也沒什么結果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換個法子,不在她身邊轉悠,讓她也能時時想著我,說不定另有奇效呢。”

    好吧,吳老九一腦門子的黑線,萌公子果然是萌公子,想法和別人都不一樣。

    沉吟片刻。

    “好吧!”終是點頭,“那你就與我同行,去見一位故人吧!”

    說著話,吳寧打馬出城。

    武崇訓見了,自然欣喜跟上。與吳寧并駕而行,漫步在長安城外的官道之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故人?什么故人?”

    一路之上,二人自然不能無話可說,武崇訓順著吳寧的話頭發問,卻是依舊呆萌。

    吳寧撇了他一眼,“怎么?想知道?”

    只見萌公子點了點頭,“想知道,不過......”

    面有遺憾,“想來子究先生是不愿意說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吳寧大笑,“有什么不愿意說的?”

    看向前方,“那位故人,姓肖,乃是一位道長。原本是房州問仙觀的觀主,潘師正的師弟!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這回輪到武崇訓驚訝了,故作無知道,“潘....師正的師弟?”

    “行了!”吳寧膩歪地甩了萌公子一個白眼球,“還裝什么裝?以你那顆聰明的腦袋,會不知道肖老道是誰?”

    直視武崇訓,“你不也早知道我是誰了嗎?”

    “這.....”

    武崇訓徹底不會了。

    萌公子心說,劇本不是這樣的啊!

    不應該是本公子有意隨行,穆子究假意推脫,然后自己再隱晦地亮明來意,二人心照不宣的嘛?

    怎么?怎么這個吳老九這么直接的嗎?

    其實,從吳寧坦然讓他同行開始,武崇訓就已經亂了方寸,他沒想到,吳寧竟沒有向他隱瞞的意思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也是臨時決定來找吳寧的。

    早間,與太平等人匯合欲行華清宮之時,從太平公主那幽怨的眼神里就不難看出,吳寧并沒有告訴咱們公主殿下他要去哪里。

    所以,武崇訓判斷,吳寧此行是極為隱秘的,他若要同行,多少也要費些周章。

    只是,讓他沒想到的是,這么容易就跟來了。更沒想到,吳寧居然直接攤牌了。

    局促地摸了摸后腦勺,“你這....這太突然了,本公子都不知道接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吳寧怎么會知道他的來意,腦中不由浮現出吳巧兒那張俏麗的面容。

    懊惱地一拍腦門,“我知道了,是巧兒告訴你的吧?”

    恨恨吐槽:“這丫頭,好是無信!她,她答應我不告訴你的。”

    吳寧無語,“那是我妹子!”

    這孩子想什么呢?吳巧兒還能幫著你個外人坑他哥不成?

    “說吧!”吳寧懶得跟他廢話,“為什么跟來?”

    只見萌公子也是光棍兒的很,一臉糾結,“這還怎么說啊?”

    “我本來以為先生不知道我知悉內情之事,想借同行之機,與先生挑明,再套個近乎。”

    雙掌一攤,“可是,先生早就知道了,我再套近乎,卻是有些做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吳寧大笑。

    隨之認真地看著武崇訓:“崇訓啊,做不做作,不在手段和說話的時機,而在于人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正在武崇訓錯愕之間,吳寧繼續道:“有些人無論做什么都顯做作,因為他心中不夠坦蕩。”

    “而有些人則不同,做什么都不會讓人不舒服,比如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對!”吳寧點頭,“你是萌公子嘛,做什么都不做作。”

    說得武崇訓一翻白眼,完了,“萌公子”這個綽號也不知道是怎么來的,算是卻不掉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就不怕本公子心中也不坦蕩?”

    “不怕....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為巧兒信你,那我就信你!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說吧!”吳寧淡笑,看向前路,“你跟來做甚?”

    武崇訓愣了一會兒,說實話,吳寧這句“巧兒信你,我就信你”,若換做別人,那絕對是魯莽之言。

    可是,從吳寧嘴里說出來,卻是一點都不違和。

    因為,他是吳寧。

    是大周朝堂上下,只聞其名,就要為之敬畏的吳老九。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武崇訓長嘆一聲,“巧兒姑娘告訴我,與先生相處,只重四字。”

    “哪四字?”

    “待之以誠!”

    武崇訓搖頭苦笑,“看來,巧兒姑娘所言當真不假,”

    隨著吳寧的目光遠望,“在這朝堂之上,信任,是何其稀少之物啊!”

    “本來呢,我是不想與先生挑明的,畢竟家父也曾做過一些于先生不利之事,我們兩家還算是仇敵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巧兒姑娘那句話提醒了我,與其假裝不知,假裝不問,還不如與先生坦誠相見,來得實在。”

    “畢竟....”武崇訓頓了頓,語氣變得嚴肅起來,“誰也不想做第二個李諶。”

    李諶的事情對于武崇訓來說,震動實在太大了。

    堂堂金吾衛大將軍,就那么被當殿打的只剩一口氣,天子群臣居然無一人為其鳴冤,反而落在來俊臣手中,滿門皆罪。

    說實話,如果武崇訓什么都不知道,他會像別的朝臣一樣,認為這是武則天的一次震懾。

    可是,不行!當他知道穆子究就是吳寧,那心境可就全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吳寧啊!!

    他是吳寧啊!!

    這一切根本就不是老太太的授意,全拜吳寧所賜,乃其只手所為。

    那一刻,武崇訓才明白,當年太平公主為什么會對諸王撂下那樣的一句猛話。

    當吳寧回來的時候,你們就知道到底惹了什么。

    惹了什么?

    那一刻,武崇訓也終于明白了,他爹當年到底惹了一個什么東西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,

    
彩票跟单大神 那个软件好 大厂| 泉州市| 隆化县| 乌拉特中旗| 永福县| 漳平市| 镶黄旗| 腾冲县| 苏尼特左旗| 莱阳市| 丹凤县| 安图县| 枣庄市| 敦化市| 贵定县| 达州市| 岱山县| 梅河口市| 炉霍县| 镇远县| 邵武市| 拜城县| 宜川县| 承德市| 舟曲县| 石嘴山市| 航空| 红桥区| 呈贡县| 香河县| 西林县| 苍梧县| 岳普湖县| 福贡县| 深州市| 蒲江县| 醴陵市| 金乡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