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都市小說 > 奇門神隱 > 第二百七十八章:擋路者死
    看到眼前這個樣子,凌易的臉色也不好看,這個陳皮要是不把他女兒還給他,他就要他生不如死,后悔來這世上走一遭。

    把陳皮送到自家漢江集團在建安行省永安城開的醫院,吩咐趕過來的曲然一定要看好,凌易出去做其他事情去了。

    神兵之墓沒探成,剛知道有個閨女被綁架了,還有個兒子下落不明,他這會兒的心情很不好。

    蔣天陽跟軒拓青一起,正在根據神兵之墓的地圖畫著路線,發現他們除了那些個死路,再想下去肯定是沒戲了。

    兩個人,就只能苦笑再苦笑。

    另一邊,陳皮身上的追蹤器也給他的手下發出了消息,那個追蹤器是錄影功能,在神兵之墓下面沒有信息發送不出來,但是他經歷過什么,只要有了信息就能發送給指定的IP地址。

    苗步行的人一接到陳皮的消息,就告訴苗步行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,這個陳皮辦事不成敗事有余,這會給困在了凌易手里,那么那個女孩的下落凌易遲早要知道,唯一幸運的是,凌易也不能馬上把神兵之墓里的東西拿到手。

    “去,告訴當地行政院,這么多人要租聘那塊地的原因,既然已經熱鬧了,咱們不妨加把火。順便告訴黑子他們,再多增加點人手,把周圍都給我看牢了,只要凌易一破解神兵之墓拿到東西,就馬上狙擊他們,我倒要看看,布下這天羅地網,看這個凌易還怎么逃脫。”

    苗步行的打算很完美,如果凌易是從生路直接拿了東西就走人,那么他們再多人都攔不住凌易逃跑,畢竟凌易的身手可不是一般古武暗門之人能阻止的。

    從哪些危險的死路闖過去,凌易就算再厲害也會受傷,到時候他的人再狙擊他,成功幾率肯定大。

    而且當地行政院一旦知道哪里有什么,肯定會封鎖四周,派人過去“指導”下墓,凌易想進去很難,他最多是混進去。

    畢竟,雖然不是什么重大考古項目,但畢竟是古墓,當地行政院,肯定會接手,至手會“陪同”。

    可這樣的話,凌易帶人的選擇就會很少,幫手少了,屬下也沒有,看他凌易怎么對付他派去的殺手。

    苗步行這邊的部署,凌易還不知道,但是陳皮在檢查身體的時候,被發現了追蹤器。

    曲然馬上匯報給凌易,凌易叫來一個懂反追蹤方面的手下,讓他破解發送地址的IP信息。

    建安行省行政院這邊一接到匿名信息,相關行政工作人員很重視這件事,馬上派人做調查,還真抓到了幾個下墓的土夫子。

    拒絕了所有想要租聘的勢力,甚至還給他們發出了警告聲。

    這件事,凌易這邊的人馬上接到消息了。

    苗步行的這一舉動,直接把凌易打進了進退兩難的處境。

    想了想,跟行政院搶東西,他還沒那個膽,更不會有這個心。

    準備放棄的時候,凌易又接到消息,苗步行的人竟然跟行政院派過去的人混在一起,看樣子是想趁機下墓。

    “師兄,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還能怎么辦,他們已經搶先跟行政院合作了,估計是早就做好準備了,就他們那一批勢力,考察的時候就算動了手腳,別人也不會知道里面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而且,從外圍看來,這個神兵之墓,考古價值,一點兒都不大,甚至于說,不惜得去考古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易算是把苗步行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了,這個苗步行,從來都是損人利己的畜生,以前有不少有價值的墓穴被發掘以后,他都拿了寶貝還賣給西方大陸人,甚至自己也會私自挖掘古墓,所得古董,悉數賣給西方大陸人。

    這么不要臉的人物,凌易恨不得除之而后快。但可惜,苗步行的勢力,不是一天兩天的積累,而是數十年的龐大構建,這最近十年,還有明顯的空門的影子在內。

    不過說真的,但是殺了苗步行這種人,凌易都嫌棄臟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這苗步行一插手進來,凌易的人現在都被驅趕到防線外圍,里面發生什么事,凌易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現在這種情況,凌易只要敢下墓,破解里面的機關,一旦得手要么會被警察抓,要么……就不知道苗步行會不會給他了來一招螳螂捕蟬黃雀在后了。

    “曲然,馬上去醫院告訴醫生,我不管他們用什么辦法,讓陳皮立刻醒過來,我一定要知道我女兒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既然苗步行沒有直接聯系他拿他女兒做威脅,那就可能真的如同陳皮講的,除了他,沒人知道他女兒的下落了。

    為了苗步行不會搶在他前面,再次得到他女兒,凌易真恨不得把陳皮這人給給揍醒。

    “好,凌易你別擔心,不就是個苗步行嗎?咱們孩子要,東西也要。”曲然從蔣天陽哪里問清楚發生了什么事,對苗步行更加仇視。

    “凌易,這樣的話,我們只能找外援了。”軒拓青說道。

    他們現在勢單力薄,而且凌易一旦下墓,不管什么原因只要被發現,就會背負上盜墓的罪名被抓。

    “找外援……”

    凌易有些猶豫,現在這種情況確實需要找外援,可他們又能找誰。

    建安行省這邊,他們合作友好的勢力不多,而這些勢力中,能幫他的人少之又少,更重要的是,凌易不想讓別人知道,自己在下面得到的東西。

    還有一點兒,又怎么保證外援就一心一意會幫他們,不會另起歹意。

    凌易的考慮沒有錯,面對不可知的龐大財寶、珍稀重寶,是人都可能想要侵占獨吞,至少是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就在三人考慮的時候,曲然急匆匆的跑進來,對凌易喊道:“陳皮人不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幾人皆是一驚。

    “人呢,怎么會不見了。”凌易有些抓狂,那么多人看守一個陳皮,怎么會不見了?

    “做檢查的時候,陳皮突然醒了,然后打暈了醫生逃跑了,我已經吩咐人去找了。”曲然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該死的,他身上不是傷的很重嗎?怎么還能逃跑,醫生那兒怎么說。”蔣天陽也氣的夠嗆。

    那么多毒蟲,這個陳皮還幾次瀕臨斷氣,怎么醒的。

    “醫生說,他身上根本沒有打傷,至于毒蟲……手下人匯報,那些毒蟲全被他扣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陳皮,真是只打不死的小強,對自己夠狠的啊!”蔣天陽目光透著殺氣,等他再抓到這個人,一定要弄死他。

    “找,繼續找,蔣天陽你也去,找到這個陳皮以后,給我打個半死,起碼讓他走不了,我就不信這樣他還能跑。”

    凌易狠了心,這次誰敢再攔擋他的路,他就要對方死。
彩票跟单大神 那个软件好 潞城市| 富宁县| 肇源县| 三亚市| 珠海市| 上思县| 治县。| 财经| 龙里县| 肃北| 东台市| 聂拉木县| 安图县| 清水县| 澳门| 黎平县| 沁阳市| 金乡县| 衡水市| 上饶县| 兴仁县| 安多县| 仁怀市| 海林市| 揭西县| 武义县| 江北区| 涟源市| 三明市| 永定县| 裕民县| 五原县| 岑巩县| 胶州市| 潢川县| 灵丘县| 曲水县| 连山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