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玄幻小說 > 帝道無邊 > 第二百章:天師
“你有傳承?”古默驚訝。
天機坦然,道:“我曾經得到一份神秘傳承,那時我還是一個嬰兒……”
聞言,眾人都一凝,這或許是天機的秘密,他身懷紫微斗數,絕不簡單。
“說來話長,我無父無母……”天機神色落寞,有一種蕭瑟與悲涼,道:“當我是嬰兒的時候,就被一戶人家收留,他們在一處荒山里發現了我。”
古默點頭,天機吐露身世,讓眾人感慨,這娃夠苦命的。
“不過據我養父說,在我的身邊,有一本古籍,乃是無上的傳承,我就是憑借它走上修行之路的。”天機道。
“它名,天師傳承!”
“什么!”赤焰和丹塵露出驚色,一臉駭然,道:“真的是天師傳承?!”
“兩位前輩,怎么了?”古默疑惑,天師傳承讓兩人很震動,無限震驚。
良久,丹塵嘆道:“沒想到你修煉的竟然是失傳的天師傳承,近乎無上傳承。”
赤焰亦然,幽幽嘆息,強如他們依舊震驚于天機傳承,這太了不得了。
天師傳承,是推演之術的精粹,天機閣曾有記載,但歲月悠久,已經遺失了,至今天機閣都在尋找天師傳承。
有人說,創造天師傳承的,即便不是帝者,亦是接近神帝的存在。
更有甚者,有人傳言,天機閣其實就是天師的一道傳承,但無人可證實。
“原來如此。”古默斟酌,難怪天機推演之道獨步,竟然是天師傳承。
而且,天師傳承是不同于天機閣一脈的,算是一種超越。
“只不過天師傳承少了很多,并不完整,只有紫微斗數一種頂級神術。”天機嘆道。
世間有三大推演神術,分別是紫微斗數,星斗神術和萬星殺術,都是究極之術。
而天機掌握完整的紫微斗數和部分星斗神術,至于萬星殺術他則是不知。
“那也不凡了。”丹塵嘆道,憑借天師傳承,天機的實力亦不遜色域外來客。
最后,丹塵和赤焰一頓墨跡,依舊堅持收天機為徒,道:“兩者兼備嘛。”
對于天機,他們很青睞,覺得這是不可多得的天才,值得擁有。
“好吧,兩位前輩。”天機無奈,也同意了,他也想修習煉丹和煉器之術。
丹塵和赤焰嘿嘿一笑,沒有師徒名分,卻也有師徒之實了,以天機的資質,也許不久就會超越他們兩人,進階道域境。
他們取出一張獸皮,上面是兩人對煉丹和煉器的感悟,亦是傳承。
“嘿嘿,師尊。”天機憨厚一笑,讓赤焰和丹塵老懷欣慰,笑的跟桃花一樣。
接下來一日無事,古默安心修煉,他吞納天地靈氣,錘煉道海,順便修煉一下元神,因為寂滅天骨的緣故,他的元神極強。
“唔,快要到亂戰宗的盛會了,該走了。”古默冥想,而后起身,準備前往盛會。
“天機,該動身了。”古默招呼道,最后,他、雨落、天機和羅摩前往,而丹塵和赤焰則隱藏在暗中,橫渡虛空。
萬一有人再暗殺古默,就會……想到這里,古默不禁露出笑容。
亂戰宗。
一片瓊樓玉宇林立,這是一處佳境,是亂戰宗的重地,靈氣氤氳,形成了一片云霧,卻到了人的膝蓋附近,宛如仙境,又似天界。
“蛟龍一族族老龍飛至!”
“雷族天才雷動來訪!”
“天機閣天銘長老駕臨!”
“雨族太上長老駕到!”
…………
大人物一個接一個的到來,騰云而至,實力極其恐怖,亦可見亂戰宗的底蘊,一場盛會而已,竟然能吸引來各族人物。
“轟!”
各種車輦橫空,晶瑩發光,如神明的座駕,象征著一族的深厚底蘊,這是“顯露肌肉”,讓人不敢小覷。
美其名曰,這是各族天驕與域外來客的集會,但實際上,有眾多老輩人物到來,一是庇護族中子弟,二是顯露底蘊。
可惜,沒有一尊老祖降臨,亦沒有一族族長親至,這等人物不問世事,除非靜極思動,抑或有古老的遺跡出世,他們才會動身。
嘩啦!
一片炫麗的花雨撒落,有幾人步伐矯健,沐浴花雨,目光中有精光,氣宇不凡,所有人矚目,這是域外來客。
一共有六人,四男二女,乃是圣子和仙子,來自更廣闊的大世界,身上很耀眼,而且,在短短時間內,他們就聚攏了一大批追隨者。
甚至有不少老輩人物都支持域外來客,讓雷澤的天才很羞愧。
他們無用,讓一群域外來客稱霸,蓋過了自己的風頭,其實,真正讓雷澤大人物重視的,是這些域外來客攜帶的秘密。
這關乎雷澤的存亡和一族的興衰,大意不得。
“域外的道友,你們好!”一個老輩人物自降身份,稱呼為道友,讓一些人撇嘴,他們有骨氣,不屑于如此行為。
“你好!”一個男子身披黑色戰甲的男子相迎,但不算熱情,也不算疏遠。
“五行宮的吳重天,呸!”有人不屑,這個老者是五行宮的一個長老,實力不弱。
五行宮是雷澤的頂尖勢力,有一尊道域境坐鎮,也算不凡了。
但五行宮的長老做的過了,有點諂媚,竟然向一個晚輩低頭哈腰,讓一群人搖頭,但是,不久后又有人折腰。
這是昆族的一位族老,名為昆木,讓域外來客中的一名男子很高興。
有不少勢力擁護他們,成為他們堅定的支持者,甚至有道虛境,讓域外來客的虛榮心得到滿足。
事實上,他們的勢力和雷澤最頂尖的大族有關系,甚至是分支。
“哼!”亦有人不滿,感到憋屈,認為域外來客太囂張了,然而無能為力。
徐飛龍亦然,他掌握混元殺術,又是惡人后代,但他知道,不敵域外來客,很懸,這六人中給他的感覺很危險。
“徐兄!”不遠處傳來一聲清朗的笑聲,古默龍行虎步,器宇不凡,踏過茫茫靈霧,和徐飛龍打招呼。
“麒麟兄!”
一群年輕天才望過來,很高興,但他們勢力太單薄了,不如域外來客的擁泵,差的很遠。
古默目光渺遠,這里景物佳麗,芝蘭瑤草,一應俱全,還栽種很多靈藥,有小巧的玄鳥翱翔,有異獸獨臥崖石。
他一到來,就吸引了眾人的目光,因為他身上的銀羽戰衣太耀眼了,這是雨陌的道器,卻成為了古默的戰利品。
“誰敢欺我雷澤無人?”見狀,徐飛龍出了一口惡氣,內心振奮。
但不和諧的聲音有很多,比如,一個尖利的聲音響起。
“不過僥幸贏了一場罷了,卻引以為傲,終歸是土鱉的行徑。”一個女子嘴里不饒人,來自霆族,卻支持域外來客。
“就是,不過如此,若是再戰一次,他未必能勝。”又是一個大族天才插嘴道。
支持古默的人臉色難堪,兩伙人開始舌戰,爭論不休。
古默神眸淡淡一掃,眼如大日,讓一群人閉嘴,他拂袖而去,似是自言自語,“一群跳梁小丑而已,不用理會。”
他龍行虎步,傲然而立,和這些人辯論,掉份,對蒼蠅最好的行為,就是不予理會,任由他們嗡嗡亂叫,視若無物。
“你!”一群人訕訕,臉色鐵青,很不甘,但無可奈何,他們可不敢挑釁“麒麟”。
忽然,古默眼眸一轉,盯著遠處的一處瓊樓玉宇,神色凝重。
那里六個天才并立,和古默遙遙對視,倏爾他們收回目光,古默亦如此。
“他感知太敏銳了,是個勁敵。”一個女子頭戴鳳冠,美麗出眾,脆聲道。
“是嗎?”一個黑甲男子不以為然,道:“鳳瑤,你太看得起他了吧。”
“呵,我們之中不是有人敗了嗎?”女子鳳冠霞帔,淡然說道,她名鳳瑤,有部分純正的鳳凰血脈,和鸞鳳一族很親切。
聞言,雨陌臉紅,神色憤憤,辯解道:“我一時大意……”
和古默大戰,他不僅落敗,且丟失了元神之輪和銀羽戰衣,有了一場敗績,讓雨陌身上有了一個污點。
“好,有種你再和這個麒麟再戰一場。”鳳瑤諷道,讓雨陌閉嘴,他也知道,他沒有多大勝算。
“他就是麒麟么?”一個青衣女子眉頭蹙起,自語道:“我見過他。”
“嗯?”一個男子氣宇軒昂,道:“琳兒,你見過他?”
“別叫的這么親,我們不熟。”青衣女子風琳兒青絲挽起,道:“在一處坊市,我曾和他爭奪太陽石和龍髓石,當時我隱隱感覺他很危險,卻沒想到他就是麒麟。”
若是古默知道,恨不得當時就讓她買走太陽石呢,全是假貨!
邋遢老頭坑人不淺,眾多假貨竟然瞞過了天眼,作假手法實在高明,讓古默欲哭無淚。
“沒事,琳兒,等我擊敗他,讓他親手將太陽石和龍髓石交給你!”
這個男子自信道,自認為遠超雨陌,可以鎮壓古默。
“自信和自大只有一步之遙,望你謹記。”風琳兒黛眉一揚,似是很討厭這個男子,不愿意搭理他。
這讓男子碰了一鼻子灰。
彩票跟单大神 那个软件好 丹东市| 莎车县| 大英县| 八宿县| 德清县| 崇文区| 苍山县| 桐庐县| 古丈县| 璧山县| 衡阳市| 蓬安县| 吴堡县| 上栗县| 奈曼旗| 东莞市| 陵川县| 南召县| 易门县| 宣城市| 武陟县| 漳平市| 石渠县| 镇康县| 藁城市| 鹤庆县| 花垣县| 漳州市| 武隆县| 闻喜县| 平昌县| 阿图什市| 云梦县| 上蔡县| 日喀则市| 辉县市| 宿迁市| 卓资县|